日度归档:2019年04月8日

纪念岳父大人

一声轻微的叹息声之后,老人家终于解脱了。生性倔强的老婆,曾经问我,万一爸爸走的那天,她哭不出来怎么办?结果,我们俩把老人家的遗体送进殡仪馆,大晚上走到殡仪馆门口后,她哭到不能自已……